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全球貿易治理體系面臨再平衡

“目前來看,全球化確實面臨危機。一般來說,我們都把全球治理機制看成一種公共產品。既然是一種產品,它就有供給和需求,到底是誰來供給,又是誰有需求?現在來看,供給和需求都有一些問題存在。原來的供給主要依靠美國,如果當年沒有美國牽頭推動多邊體系發展,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都可能不會存在。”日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在“全球貿易治理體系變革研討會暨薛榮久教授從教五十五周年”慶祝活動上說。該活動由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主辦,中國世貿組織研究會、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及中國雙綠66人圓桌會協辦,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承辦。

屠新泉分析說,“對全球治理機制這一公共產品的需求是全世界、全人類的需求。美國自己,或者說是來自美國國內的一部分人,當然也有需求。這是由于美國在當前全球治理機制中處于主導地位的緣故。因此,全球治理機制是依靠供給驅動的產品。”

在屠新泉看來,現在的問題就是美國供給的意愿和能力,還有它對全球公共產品需求的強烈程度都有了變化,尤其是美國國內需求已經沒有原來強烈。他認為,這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是國際間力量對比發生變化,美國認為中國這樣的國家“占了便宜”,不愿意再提供公共產品,因為美國承擔了一些成本;二是因為美國國內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等因素,導致現在美國國內對全球體制的觀點發生了很大變化,這個變化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美國政府對待國際關系的態度也逐漸轉向孤立。

全球化的未來到底會怎么樣?屠新泉認為,雖然現在還不能給出確定的答案,但是從現有力量對比來看,其中一個趨勢是中國會越來越強,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小,相應地,美國供給的意愿也會逐步減弱,“當然,比較理想的狀態是中美合作、相向而行。實際確實可能存在這樣的需求,或者說從理想狀態來看,是有這樣的趨勢,但是什么時候能夠實現?可能不單純是貿易問題,這會涉及到一些地緣政治問題。”

屠新泉認為,美國在地緣政治問題上經常會有一些非理性的行動。當務之急是如何做好沖突管理,就是不要讓中美之間的矛盾發展到一種無法調和的狀態。

“現在中國政府積極與美國展開談判,為達成貿易協議來緩和態勢,是非常明智的做法。另外,我們也要看到,美國想要以一種更加便利的、更低的標準主張其權利。”屠新泉舉例說,萊特希澤對WTO的不滿,很重要一點就是認為WTO限制了美國對反傾銷、反補貼措施的使用。WTO成立之后,美國每次使用保障措施,每一次都會被告、每一次都會敗訴,美國的這種憂慮無法得到釋放。

“我們要適當照顧‘供應商’的情緒,給它多一點自由。當然自由不是只給美國,而是要給全世界。在現階段,我們可能要經歷全球化減速的階段,而不是倒退。在減速的過程中,各國應該先把情緒穩定下來,尋找一些達成協議的辦法。”屠新泉說,在此基礎上,我國可再通過推動國內的結構性改革來提高生產率,包括推動教育發展、完善國內分配體制等,增強我國的生產力和發展潛力,從而為世界經濟創造更大的蛋糕,然后再分享蛋糕。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快乐赛车游戏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怎样用公式算下期六肖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好运彩3开奖结果 一肖两码discuz默认板块 微豪配资 11选5任3 49个号码选五不中 最安全的理财平台推荐 上海快3如何玩 多特蒙德德甲排名 白姐一肖一特期期中 近十年欧冠冠军 股票配资送5000实盘金 黑龙江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