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化解國際物流糾紛重在理順爭議點

近年來,國際貿易糾紛所引發的提單海運糾紛不斷增加。在日前舉辦的常見外貿和國際物流糾紛及防范研討會上,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袁斌舉例說,國外買家指定了一家國內貨運代理公司,幫助金華一家貨物公司出口一批價值100萬美元左右的貨物到荷蘭,支付方式是信用證。根據規定,符合信用證下面所有單證的要求時,銀行需要付款承兌。該案中,國外買家一直沒有給國內貨運代理公司下達裝船指令,導致貨運代理公司無法和船公司訂艙。貨物未上船時,無法簽發提單,因此信用證也無法承兌后發現國外買家瀕臨破產,財務狀況較差,因此,金華貨物公司非常著急。如果一直無法簽發提單,導致信用證過期,將給其造成重大損失。

在該案中,金華貨物公司申請法院強制要求貨運代理公司向船公司訂艙簽發提單并不可行,只能尋求替代方案。即對貨運代理公司進行索賠,進行訴前財產保全,凍結其賬戶。在這種壓力下,貨運代理公司緊急與境外總部聯系,通過境外總部給國外買家施加壓力,要求其在信用證到期之前下達裝船指令,最終在信用證到期前使貨物順利裝船,成功化解了這起貿易爭端。

針對貨運貿易中常見的貨物質量問題,企業要區分質量爭議和運輸過程中風險轉移兩個概念。據了解,貨物風險在裝船港越過船舷后已經轉移給買家,這個情況下,貨物發生滅失或短少,買家無權對發貨人主張索賠。如果確實存在貨物質量問題,應當由合同約定如何進行品質檢驗。如果無法區分風險責任方,可在目的港委托一家中立第三方公司對貨損的原因進行分析。有時還要進行第三方檢測來查明貨物質量問題是否真實存在,是在運輸途中發生的,還是固有的質量瑕疵。

境外應收賬款的催討也很關鍵。如果剛發生的應收賬款催討,成功概率會高一些。如果時間拖得比較長,再委托律師進行追討,成功率就會下降。

“大部分國內出口企業的應收賬款催討,錯過了最好時機。有些企業過于遷就國外合作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滿足他們的要求,或浪費在多次談判上。這不僅對境外應收賬款的催討幫助不大,還會導致一些國外合作方得寸進尺。”

企業在遇到這種糾紛時,應理順思路,先觀察雙方爭議點在哪里。同時對國外合作方的實力規模、財務狀況、基本資信進行調查,先通過郵件電話的方式進行初步催討。如不成功,再進行起訴。如果境外合作方規模較大,在國內設有代表處,可以直接起訴代表處。如國外合作方在國內沒有分支機構,需要在境外起訴保全,企業通常要跟當地律師合作,通過他們來進行相關法律訴訟安排。

此外,國際多式聯運過程中發生糾紛,也值得企業重視。國際多式聯運是指按照國際多式聯運合同,以至少兩種不同的運輸方式,由多式聯運經營人把貨物從一國境內接管地點運至另一國境內指定交付地點的貨物運輸。國際多式聯運模式下如何解決兩個以上、不同國家的國際貨運代理、托運人、收貨人的糾紛,以及適用哪國法律是常常困擾企業的問題。

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律師周龍梅表示,為了預防國際貨運代理在法律適用上的風險,以免陷入法律適用陷阱,一般可采用以下兩種方法:一是在簽訂貨運代理合同時明確約定適用某國法律。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訂立一項法律適用條款,明確約定因該合同引起的爭議所適用的法律。二是正確選擇管轄法院,由法院所在地法律沖突規范來確定應適用的法律。雙方當事人在合同條款中未明確約定法律適用條款時,由合同爭議訴訟的管轄法院或仲裁委按照法院地、仲裁地國家適用的法律沖突規范來確定該合同爭議所應適用的法律。我國《民事訴訟法》規定,除法律明確規定必須適用中國法律的情況外,當事人可以在協議中明確約定選擇適用某一個國家的法律作為處理爭議的實體法。因此,在訂立協議時,國際貨運代理應當盡量選擇自己相對熟悉的所在國法律,避免因適用自己不了解的外國法律而落入對方國家法律陷阱。例如,一家瑞士的國際貨運代理因運費問題在南非當地法院起訴一家南非客戶,當事人雙方事先約定適用瑞士法律,南非法院基于加入的國際條約同意適用瑞士法律。因訴訟時效問題,法院指出只阻止補償的時效法規是訴訟程序法的組成部分,應適用法院所在地程序法。但如果這類法規不僅僅阻止補償,同時還取消原告的權利,則它們便屬于實體性的法規,故將適用約定的實體法。最后,本案按照瑞士的法律確定了可適用的時效。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快乐赛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