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跨境投資考驗企業稅務管理能力

中國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我國對外投資不斷增長。截至2019年7月,我國境外投資涉及153個國家和地區,對4088家境外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實現對外投資4329.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3%。其中,新設和并購非金融類對外投資企業2948家,中方協議投資額608.8億美元。

面對快速增長的對外投資機遇,中國企業在合規投資的路上蹣跚而行,既要考慮中國法律、投資國法律以及國際條約、雙邊或多邊國家協定,又要考慮商業戰略、運營規劃、投資收益和融資成本等。“關聯各國單獨和之間復雜的稅收規定,為投資企業創設了再投資和運營管理的空間,同時為實現收益價值最大化提供了可能性。”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梁軼表示,企業應了解并利用好各國稅收政策,為開疆拓土護航。

梁軼介紹說,中國企業開展海外并購時,需要同時關注本國、目標公司所屬國的稅收制度以及雙方稅收協定。企業涉及的稅種主要包括:開展投資活動時可能需繳納印花稅;投資活動獲利后,可能需繳納股息預提所得稅、企業所得稅;轉讓投資的股權時,可能需繳納資本利得稅、企業所得稅。

企業在搭建海外架構時要識別不同國家(地區)稅收差異,尤其是稅收天堂國家(地區)。梁軼表示,常見的低稅率國家(地區)有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百慕大群島、中國香港,摩洛哥、毛里求斯、盧森堡、巴拿馬共和國等。例如,英屬維爾京群島和百慕大群島以財產稅、關稅代替個人所得稅;中國香港征收資本利得稅,不征收預提所得稅。

同時,不同國家(地區)之間如果有雙邊稅收規定,稅率減少、免征或抵免,通過比較不同稅收優惠,中國企業可以搭建多層架構實現稅務籌劃。例如,中國企業到莫桑比克投資,擬設香港控股公司,可是香港與該國沒有雙邊協定,而莫桑比克與毛里求斯或阿聯酋有雙邊協定,預提所得稅率分別是8%和0%,那么,香港控股公司在毛里求斯或阿聯酋設一家控股公司后再去莫桑比克投資,可以減少須繳納的預提所得稅。此外,阿聯酋設立公司要求海外投資者持股比例不得超過49%,51%必須由阿聯酋居民股東所持有。所以,是選擇毛里求斯還是阿聯酋,中國企業應考慮是否需要取得控股股權這一因素。

“中國企業與境外控股公司或關聯企業開展交易活動時,稅務機關可能核查關聯交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倘若被認定轉移定價或不合理情形,則會面臨相關行政處罰和高額罰金。”梁軼稱,例如,荷蘭愛爾蘭三明治結構,即美國某集團公司—愛爾蘭百慕達公司—荷蘭公司—愛爾蘭公司。美國軟件集團公司(稅率35%)通過關聯方愛爾蘭百慕達公司(零稅率)將軟件著作權授權給荷蘭公司,然后再授權給愛爾蘭公司(稅率12.5%)后才授權客戶使用。因為荷蘭與愛爾蘭同為歐盟成員國,不征預提所得稅,因此,美國公司將授權收入利潤通過各國家(地區)稅收差異留到境外。

這種關聯交易的結構近年來面臨挑戰,蘋果公司因此而被歐盟罰款130億歐元。各國加強了關聯交易的監管,經濟合作組織公布了不合規國家(地區)黑名單。梁軼表示,隨著共同申報準則國家(地區)之間稅收信息交換增強,征管信息的不對稱將會越來越小。我國稅務總局發布的《特別納稅調查調整及相互協商程序管理辦法》規定,稅務機關以風險管理為導向,構建和完善關聯交易利潤水平監控管理指標體系,加強對企業利潤水平的監控,通過特別納稅調整監控管理和特別納稅調查調整,促進企業稅法遵從。

目前,國際稅收監管由消除雙重征稅轉向打擊國際避稅,該行動計劃在不同國家(地區)推行,主要集中在利息扣除限額、轉讓定價和信息披露領域。同時,共同申報準則大大推動國與國之間稅務信息自動交換,這對中國企業跨境投資活動的合規程序和財務數據提出更高要求。

梁軼強調,面對新監管新趨勢,中國企業開展海外投資活動時,應開展稅務盡職調查工作,關注以往納稅和處罰情況,做好各關聯公司的納稅管理,配備稅務管理專員,規范財務數據,及時向稅務部門申報,盡快適應國內和國際稅收變化。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快乐赛车游戏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彩票软件 70棋牌游戏中心辉煌 心水一点必中特猜一生肖 云南11选5口诀 腾讯分分彩历史走势图 贵州快3跨度开奖l结果 星悦内蒙古麻将 黑龙江的11选五的漏洞图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 黑龙江省36选7彩票 pk10赛车冠军永无规律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qq群 澳门捕鱼平台 场外配资抵押 天津11选5投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