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北京漸成知產保護“優選地”

“2014年11月6日至今年9月底,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涉外案件(不含涉港澳臺案件)14945件,占總收案量的21%,涉及到9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1/3是涉美案件,涉德和涉日案件都占1/10左右,涉‘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案件占15%。”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王金山日前在召開的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五年審判工作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近年來,涉外知識產權訴訟呈現一些新的變化”。王金山介紹,比如國外企業在北京互訴的情況增多,側面反映國外主體日益重視中國市場,也體現出北京逐步成為知產保護的“優選地”。國內主體起訴國外主體的案件日益增多,說明國內主體開始在知識產權問題上主動出擊維護自身權益,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國內經濟逐步邁入轉型發展新階段。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杜長輝指出,2014年至今年9月底,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專利案件9279件,占收案總數的13%。前三年專利案件數量穩定在1700件左右,后兩年案件數量連續上漲25%和12%。從專利類型看,涉發明專利案件占比最高,達49%;其次是實用新型專利,占25%;外觀設計專利占比略低,為19%,其他類型案件(如專利代理合同糾紛)約占7%。

據介紹,專利案件呈現出三大特點:一是涉網絡安全、腫瘤治療、醫學造影、噴墨打印等高科技重大戰略產業核心技術及新類型專利糾紛案件多,專業技術復雜,如奇虎公司等訴江民公司國內首例圖形用戶界面(GUI)外觀設計專利侵權糾紛、有著“互聯網專利第一案”之稱的搜狗訴百度專利侵權訴訟案、高通公司起訴涉標準必要專利系列糾紛案等一批新類型專利糾紛案件。二是標的數額巨大的案件多,審理難度較大。如蘋果公司訴高通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及標準必要專利實施許可條件糾紛,索賠金額達到10億元人民幣。三是涉外公司起訴及大公司互訴案件多,社會影響較大。如韓國某公司與日本某株式會社在專利權轉讓合同中約定發生糾紛由我國法院管轄,一方起訴后,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依照外國法對該案進行了審理并作出判決。

“商標案件的訴訟主體不僅涉及知名民營企業、老字號企業,而且涵蓋眾多國際知名品牌及商號,地域范圍覆蓋全球90多個國家和地區,約占北京知產法院涉外案件總量近九成。這不僅表明外國企業對中國市場的重視程度,也說明其對中國法院充分信任。”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二庭庭長張曉津稱,在商標及不正當競爭案件中依法加大對馳名商標的認定力度,用更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維護品牌商譽,遏制馳名商標及知名品牌等被惡意搶注或攀附摹仿使用。“如在耐克‘勾圖形’‘蒂凡尼’‘聖闘士星矢’‘UL’等商標案中,我們通過在裁判文書中公開注冊代理機構和代理人等方式,嚴格規制商標惡意注冊行為,并與有關部門加強溝通協作,形成打擊商標惡意注冊的合力。”

“‘互聯網+’商業模式在各行業迅速滲透,涉及互聯網的著作權糾紛總量不斷攀升,網絡視頻、網絡音樂、網絡文字、網絡圖片等著作權糾紛對審判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戰。”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監督庭庭長張曉霞指出,在“九層妖塔案”中明確“有損作者聲譽”并非侵害保護作品完整權的前提條件;在“首例云服務器被訴侵權案”中,結合云服務器租賃行業的技術特征、行業監管及商業倫理的要求,判定云服務器租賃服務提供者不承擔責任,對云服務器租賃服務這一互聯網新興行業的發展產生關鍵影響;在“音樂噴泉案”中認定涉案音樂噴泉噴射效果呈現屬于美術作品的保護范疇……北京知產法院正通過個案審理明確裁判標準,深入闡述法律適用規則,回應著作權司法領域中的爭議難點。

過去的五年,北京知產法院從無到有,從成立到成熟。王金山指出,“下一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將不斷加強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國際化知產審判隊伍建設。進一步探索符合知識產權規律的審判方式,推進案件快速處理與精細辦理機制、“速裁+多元調解”工作模式,不斷加大保護力度,凸顯司法主導作用,激發企業家精神,服務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優化營商環境。”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快乐赛车游戏